您的位置: 單機 > 原創 > 最新原創
最新原創 遊戲評測 觀點投票 專欄 節目
  • 在如今的互聯網環境中,越來越多的表情,正頻頻出現在網絡聊天中。無論是社交軟件自帶的簡潔“emoji”;還是層出不窮,花樣百出的自制表情包。毫無疑問,表情已成為現在網絡聊天中必不可少的一環。由於中文的博大精深,一些在網絡上頻繁出現的表情,也逐漸被網友打上了“褒義”或“貶義”的標籤。例如,“流汗黃豆”這個表情,就在部分網友間引起了爭論。在“差不多得了”成為梗,並且和“流汗黃豆”組成“最佳搭配”後,網友總能在各大社交平台的聊天記錄中,看見他倆的身影。 隨着“差不多得了”和“流汗黃豆”的濫用,越來越多的網友,開始表達自己對這一表情的反感。B站百大UP主“瓶子君152”,甚至還親自在微博“開炮”,“手撕”那些惡意使用“流汗黃豆”的行為。 圖源:微博@瓶子君152作為搜狗輸入法“黃豆表情”系列的一員,單看“流汗黃豆”本身,

    2021-03-17 23:59:46
    0 店點
  • 雖然自誕生至今不過寥寥數十年的歷史,但在這半個世紀左右的時間裏,電子遊戲可謂是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尤其是在視覺效果這一領域內,相較於存在年代更為久遠的電影、電視行業,對硬件性能有着極強依賴性,從而可以不斷提升畫面效果的遊戲行業,發展可謂是異軍突起。 在電子遊戲剛剛誕生不久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那時的玩家們,對於“遊戲”這個概念,還沒有如今這般詳細的認知。遊戲對於他們來説,更多時候只是充當消遣娛樂的工具。雖然當時已經出現了雅達利這樣的主機品牌,但主機遊戲的畫面,依舊還只能通過基礎的像素點,組合成簡單的遊戲場景。想要重現遊戲卡帶封面上精細的角色模型,只能通過玩家的腦補。 八十年代初,全球遊戲行業經歷了著名的雅達利大崩潰,長期處於一蹶不振的狀態。直到1983年,來自日本的任天堂,攜自己首台家用遊戲主機FC

    2021-03-17 16:40:29
    0 廉頗
  • 3月12日,據首都新聞出版報道,北京市文化市場綜合執法總隊接到舉報,發現國內知名動漫網站“動漫之家”存在隱蔽違法行為,通過隱蔽通道向用户提供含暴力、色情、低俗內容的作品,勒令其關閉涉事的“日漫頻道”,刪除全部違規網絡動漫,並依法對該公司做出三萬元的最高限行政處罰。 一石激起千層浪,國內眾多日漫愛好者哀鴻遍野。根據公開的資料顯示,漫畫之家平台不僅刊載了此前已被文化和旅遊局列入黑名單的5部作品,同行還有另外17部作品涉嫌違規,《進擊的巨人》《電鋸人》等赫然在列。 目前,在VIVO手機應用商店中搜索“動漫之家”,已經不再提供App下載。能夠找到的替代品,只剩下“動漫之家社區”App。然而下載安裝動漫之家社區App後發現,“日本”標籤下,如今已經空空如也,無法搜到任何作品。但在部分廠商的應用商店裏(如小米),依然可以下

    2021-03-16 18:26:55
    0 貞酒歌
  • 伴隨着21世紀第3個10年的來到,以年輕用户為主的B站掀起了一股針對老遊戲的懷舊浪潮,“小遊戲”成了這股浪潮中,最具代表性的一批“前浪”。有人考古2003年的遊戲《黃金礦工》,做出視頻“黃金礦工到底是誰做的?遊戲爆火卻鮮有人知作者是誰,一款可能本不屬於我們童年的遊戲大揭祕”向玩家們科普《黃金礦工》的由來和當年小玩家們並不知道的系列發展。 有人圍繞1990年推出的,俗稱“是男人就下一百層”的遊戲NS-Shaft製作視頻,在引發玩家關注,甚至被譽為“頭號玩家”之餘,又因為洗稿問題引發出更大的熱點,引發眾多玩家及視頻製作者關注。有人追尋2009年推出的《武林外傳》同人遊戲《武林外傳之同福客棧》,成功揭開近乎於網絡都市傳説的隱藏結局謎底,製作出“《武林外傳》的終極神祕結局,我揭開了埋藏14年的新春禮物!”視頻熱度飛速攀

    2021-03-15 17:59:47
    0 木大木大木大
  • 3月7日,滿頭白髮的周星馳和姐姐一起,低調現身吳孟達葬禮。面對記者,周星馳全程不願多言,神色哀傷。短暫停留了9分鐘,周星馳一行匆匆離開。隨後,與吳孟達合作次數僅次於周星馳的劉德華,獨自一人駕車來到現場,下車後主動和媒體禮貌地打招呼,神情肅穆。吳孟達的另一位老友周潤發,並未在當天現身葬禮。此前,在得知吳孟達去世的消息後,周潤發發聲悼念:“達哥一路走好。”三個人都送來了祭奠吳孟達的花圈,周星馳送來的花圈,被安放在了最顯眼的位置,挽辭寫着“永遠懷念”。 2021年2月27日,吳孟達因肝癌搶救無效去世,享年69歲。這一年,周星馳已經58歲,劉德華59歲,周潤發65歲。屬於香港電影的黃金一代,正在逐漸老去。而香港黃金時代最為知名的黃金配角吳孟達,終是沒有等來和老搭檔周星馳的再次合作。這將是周星馳畢生的遺憾,也將是廣大影迷

    2021-03-14 18:16:11
    0 貞酒歌
  • 卡普空為期兩天的《怪物獵人Rise》生放送已經結束,3月12號的第二彈Demo試玩,也如期到來。通過9號的直播演示來看,眼尖的玩家不難發現三太子在怨虎龍狩獵演示中,使用的依舊是第一彈Demo中的水獸套,另一位玩家使用的則依舊是泥翁龍套,武器及對應的套裝都沒有改變,蟲技也沒有變動。以此為根據,新Demo僅會增加一隻新怪的試玩內容也被玩家們猜中,忒吝嗇了,展示了那麼多系統,就是不給你,讓你心癢癢,老營銷鬼才。要説卡普空那也是藏逼祖宗,每代《怪物獵人》作品正式發售以前,都會給你憋幾手不漏。因此,幾乎每一代作品的封面怪都被譽為“最強封面”,而給新怪造勢的手法,無非是限制時間、限制裝備,用反差感來塑造過人的壓力。你看,15分鐘討伐怨虎龍,跟前幾作一模一樣,老套路了。所以,想玩新系統?不存在的,我們只能秉持着卡普空不給,就

    2021-03-13 14:38:55
    0 海涅
  • 自2019年發售以來,《天外世界》就一直受到美式RPG愛好者們的追捧,它為玩家展現了一個荒誕離奇,卻又充滿真實感的未來世界,而這一切也與那個創造了“輻射”的“黑曜石工作室”,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、今天,我們就有幸受到邀請,參與了一次對《天外世界》製作團隊的採訪,兩位受訪者,分別是“黑曜石娛樂”遊戲總監兼高級敍事設計師的Megan Starks,以及《天外世界》聯合總監(同時也是“輻射”系列的首席設計師)的Tim Cain,就一些本篇以及本作的最後一個劇情DLC“艾瑞丹諾斯星上的謀殺案”,聊了一些大家可能關心的事情。 Q:自從發售以來,《天外世界》中精彩的故事,一直為粉絲們所津津樂道,您能從故事創作者的角度出發,簡單談一談這款遊戲的靈感來源嗎?Tim:要説起這個,首先提到另一位遊戲總監Leonard Boyarsk

    2021-03-12 00:05:00
    0 伊東
  • 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。對遊戲行業來説,十二年是一個難以想象的時間段,電子遊戲是一種極度依託於技術發展的藝術形式,雖然近些年來技術發展逐漸走慢,但十二年的技術鴻溝卻是切實存在的,而這道鴻溝,足以讓新生代玩家對老遊戲感到疏離與陌生。當然,也並不是沒有遊戲試圖想要跨越這道鴻溝,但他們往往嚷嚷上兩句,大張旗鼓地招展了幾年後,就沒了聲息,徒留下幾個“魔獸殺手”的名頭。而《劍網3》這個在公測當天,打出了“魔獸第1?劍網三第2?比比就知道!”的MMORPG遊戲,似乎真的在十二年的時間裏,走向了這個看似不可能的目標。 回首過往,《劍網3》沒有被海量的同類競品所淹沒,反而逆勢而上,至今仍舊是當前市場上最炙手可熱的國產武俠MMORPG遊戲——甚至沒有之一。而且,《劍網3》還在這十二年的時間裏,逐漸成長,就好像一株枝繁葉茂的參天

    2021-03-11 16:04:41
    0 廉頗
  • 二次創作者和版權持有方鬧矛盾,從人們有了“知識產權”的概念開始,一直都是不是什麼稀罕事情,尤其是在像日本這樣極度重視作品版權的國家,類似的衝突更是屢見不鮮,但當衝突的雙方都不是什麼“正經人”的時候,事情就變得有意思了起來。前兩週,日本的成人漫畫圈,就鬧出了這麼一件大事:“知名漫畫家水龍敬,在社交網絡上對hololive大吐不滿,進而引起雙方粉絲的針鋒相對。” “開什麼玩笑”“再也不想與holo(hololive)扯上關係了”衝突的雙方,一個是日本成人漫畫圈的領軍人物“水龍敬”,另一個則是中國網民的“老朋友”,號稱日本最賺錢的虛擬主播(Vtuber)團體,“hololive”,各自都在圈內有着不小的影響力。也許你對這件事情已經有所耳聞,但如果想要了解其中的來龍去脈,還得先把時間追溯回事件發生的一週之前。在2月17

    2021-03-10 18:51:10
    0 伊東
  • 作為開年以來最受歡迎的國產單機遊戲之一,《鬼谷八荒》在發售後廣受玩家好評,首月銷量高達180萬份,連續數週登上國區Steam銷量榜的前列,就連老外也在請願遊戲早日更新英文版。這些成績,都證明了《鬼谷八荒》出色的遊戲品質,以及玩家對本作的認可。加上68元的良心定價,持續更新優化的遊戲內容,確實對得起“國單良心”的讚譽。 然而就在幾天前,有玩家在鬼谷八荒貼吧發帖爆料,發現在騰訊旗下的軟件“騰訊網遊加速器”中,遊戲商城頁面里正在販售定價僅為2.8元的“正版”《鬼谷八荒》。 發帖的老哥簡單粗暴地將騰訊網遊加速器的這一行為,定性為“賣盜版”。畢竟,原價68元的遊戲,到騰訊手上直接2.8元打成了粉碎性骨折,幾乎等於是白給,這種做法,似乎和早年猖獗的盜版遊戲,別無二致。而我們也能很清楚地看到,該“盜版”《鬼谷八荒》的成交量,

    2021-03-09 23:59:33
    0 萬物皆虛
  • 涼風有信,秋月無邊,養成手遊與玩家長期相伴,遊戲之中的各個特色鮮明的角色與玩家們一同度過了艱難的歲月,在玩家的不懈培養下,這些角色逐漸強大,這是無與倫比的成就感。養成的成就就是這類遊戲的核心體驗之一,特別是養成自己喜歡的角色。然而在這之中天生存在着一些矛盾的地方,那就是如果你喜愛的角色是“邊緣”角色怎麼辦。既然是遊戲,當然有角色強弱之分,玩家們當然更加願意去培養那些強度更高的角色。而不夠強的角色,大多隻能夠如白鬍子一樣大喊:“我是舊時代的殘黨,新世界沒有能載我的船”。 喜歡板凳角色怎麼辦,在線等,挺急的玩家對於角色的愛往往起源於遊戲之中對於角色的塑造。這類遊戲往往有着完整的世界設定,以及刻畫生動、跌宕起伏的劇情。劇情的塑造,搭配CV的配音演出,不同特色的角色們常常會被玩家們的喜愛。比如《陰陽師》之中的大舅玉藻前

    2021-03-07 13:11:02
    0 Marvin
  • 2021年1月27日,《帝國時代2:決定版》推出了一款全新的DLC:“西方霸主”。這款DLC,提供了兩種新的可選文明:勃艮第和西西里,以及三個擁有完全配音的新戰役。 從內容的數量和質量來看,不管是哪一方面,這次更新都可謂是貨好量足。卿既投我以桃,我必報之以李。廠商對玩家竭誠相待,那麼玩家自然也不會辜負這份誠意。“西方霸主”發售後,很快就獲得了大量的好評。 單看此事,無非就是一款遊戲推出了一部質量不錯的DLC,似乎有些平平無奇。但如果放在《帝國時代2》上,那可就是一件壯舉了,畢竟它已經是個22歲的老傢伙了。特別是在即時戰略類遊戲(以下簡稱RTS遊戲)日薄西山,各遊戲廠商都放棄了RTS遊戲的環境下。就像是《三國演義》中的老將黃忠,《帝國時代2》一舉扛起了RTS遊戲的大旗,將軍氣概與天參,白髮悠然困漢南。22年前的1

    2021-03-06 18:17:21
    0 算數教室
  • “CNMLBD!幹嘛呢你?有病吧,去死吧你?”如果配上一段Beat加個Flow,可能你會以為這句充滿憤怒的話,出自某地下Rapper之口。然而事實上,這句話是一位在日本拍攝“愛情動作片”的中國人,臨時對劇中的日本男演員進行的Freestyle。 如此直白的國罵Diss,瞬間戳中了廣大中國網友的心,讓這位名不見經傳的艾薇界小演員,享受了一把爆紅網絡的網紅待遇。這個人,就是被網友們稱為“東北女王”的陳美惠。Keep Real時至今日,很多人依然不相信,怒噴國罵的這段視頻,真的出自日本愛情動作片。相信閲片無數的老司機們,也沒有見過此情此景。回憶起這個片段,陳美惠略帶愧疚地表示,當時用的力氣比較大,把男演員打得不輕,很不好意思。 但這段視頻,卻成了中國網友們的快樂源泉。漫畫家鄭東昇(微博ID:超正經東叔)以此為題材創作

    2021-03-05 18:10:23
    0 貞酒歌
  • 從各種意義上來講,《Subverse》的每一個新聞,都很難不引起玩家的注意。這個遊戲中有太多的元素,都直擊玩家的軟肋——賽博朋克、太空、美女、性與暴力,無一不是遊戲宣傳的“財富密碼”。當然,這款遊戲最大的噱頭,還是在於其開發商,“Studio F.O.W”。相比於本名,Studio F.O.W因為其公司Logo是個馬頭,所以大部分網友都會直接稱呼其為“馬頭社”。嚴格來講,馬頭社並非一個遊戲製作公司,這次開發遊戲,可以説是大姑娘上轎——頭一回。更何況,馬頭社第一次做遊戲,開的就是眾籌項目,怎麼看都有些不靠譜的感覺。 眾籌發起的時間是2019年3月24號。出人意料的是,選擇加入眾籌項目的玩家還不在少數。僅僅過了三天,眾籌頁面上的統計金額,就已經超出了馬頭社預計的13100美元。此後,玩家眾籌的勁頭依舊不減。不到一個

    2021-03-04 23:14:22
    0 店點
  • 如果要評選電子遊戲中活得最為憋屈的反派BOSS,那麼生活在地下城中的惡龍,一定會榜上有名,甚至拉一拉選票,幾乎可以無懸念地拿到第一。回憶一下那些你玩過或是看過的,以龍為反派的遊戲和影視作品後,你一定會對龍的悲慘遭遇深表同情。儘管人類創作的想象力一直在進步,但對於龍的形象塑造,卻一直被禁錮在傳統的刻板印象中。 無論是在東方還是西方,遊戲和影視作品中的龍,不光長相幾乎千篇一律,同時還會被它們的創造者們,賦予不少在如今看來頗為“悲慘”的設定。比如,龍永遠是替反派背鍋的最佳選擇,人類不會理會惡龍們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悲慘遭遇,反正只要龍一旦做出了威脅到人類的舉動,那麼一切問題肯定都是龍的錯,勇者們會二話不説就踏上弒龍的旅途。甚至衍生到如今的國產頁遊領域,屠龍寶刀都成了“點擊就送”的廉價商品,可見龍的地位是有多麼卑微。 抑

    2021-03-03 10:45:32
    0 廉頗